• <menu id="aq8y4"><tt id="aq8y4"></tt></menu><menu id="aq8y4"><tt id="aq8y4"></tt></menu>
  • <menu id="aq8y4"><menu id="aq8y4"></menu></menu>
  • <nav id="aq8y4"></nav>
  • <nav id="aq8y4"></nav>
  •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上門助浴”悄然興起 守護失能老人的清潔與尊嚴
    發布時間:2022-10-06 09:26

      “我遇到過時間最長的是一年多沒洗過澡,老人因為患病長期臥床,近一年來都是擦浴。”嚴頻回憶起今年6月一次上門助浴的經歷時這樣說。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老年人口規模龐大,60歲及以上人口有2.6億人,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1.9億人。

      伴隨人口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失能老人數量也正逐年攀升。國家衛健委老齡健康司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我國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已達4500萬。

      針對這些失能、半失能和失智老人,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上門助浴”服務悄然興起——助浴師自帶工具,上門提供洗頭、泡澡、理發、剪指甲、床上殺菌除螨消臭等“一條龍”服務。

      上門助浴的途徑有很多,有通過長護險申請居家上門服務的,有社區與養老機構合作為困難家庭服務的,有公益機構提供服務的,也有家屬自行購買的……助浴師的出現,為失能老人帶去了體面,以及生存的尊嚴。

      上門助浴約200元一次

      “有老人一年沒洗過澡了”

      味道,是助浴師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成都頤家健康護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燕虎還記得幾個月前去成都市金牛區一位老人家中時的情形。那位老人一年多沒洗過澡,燕虎戴著口罩也能聞到那股刺鼻的味道。那是一種排泄物、汗臭味、垃圾味混合的味道,難以名狀。

      但燕虎面不改色。“老人也有自尊心,即使他躺在那里無法動彈,他依然不希望窘迫的一面被陌生人看見。”燕虎說,“干我們這一行,尊重老人非常重要。”

      這位老人是一名偏癱患者,因病情導致大小便失禁,床鋪上、身體上、屁股上都有黑色污漬,因為時間過長,已經干燥起殼。

      燕虎沒有多看那些黑色污漬,他笑著和老人打著招呼,然后抱起老人,將老人放到輪椅上,推到浴室,轉移到經過適老化改造的洗浴椅上。洗浴椅椅腳有吸盤,坐墊有排水孔,中間還可拆卸——便于清洗隱私部位。

      這樣的情況在助浴師中早已習慣。成都陽和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季小榕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她在和社區的合作項目中,上門摸排需要上門照護、上門洗澡的家庭時,經常會遇到這種情況。

      “一進去,就聞到了身體的異味、潮濕的悶臭以及環境的臭味。”季小榕分享起其中的一次經歷,同樣,她也沒表現出任何不適。“臥床的老人七十多歲了,她的姐姐在照顧她。我和她姐姐聊著聊著,她姐姐就哭了。她可以照顧妹妹吃飯,但是很難把妹妹攙扶到浴室,所以平時只能用毛巾幫她擦擦身體。”季小榕說,“她非常希望有人能幫忙解決妹妹的洗澡問題。”

      上門助浴,通常是助浴師三人一組,抬著一張長約1.8米、寬1米、可對半拆開的折疊式或充氣式浴缸上門,然后在合適的位置鋪上防水布裝好浴缸,再接上上下水管,灌入38~40℃的熱水,為老人進行“泡澡”服務。也有公司由助浴師帶洗浴椅去浴室給老人洗澡。

      成都地區浴缸洗浴200元左右一次,洗浴椅洗浴100元左右一次。“每次助浴都涵蓋理發、修腳、泡澡搓澡、局部護理按摩等服務。成都的收費從全國來說已經很低了,主要是市場還沒完全打開,現在還在用優惠價打開市場。”四川孝之馨養老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雷亮說。

      一些人覺得不就洗個澡嘛

      保姆也能做

      正如雷亮所說:“市場還沒完全打開”。

      四川孝之馨養老服務有限公司的核心業務是上門助浴,平均每個月在六七十單。在雷亮看來,遠遠沒達到預期。“成都從事這一服務的比較少,以為需求會多些。”

      成都頤家健康護理有限公司則是一家養老照護機構,算上康復理療、上門助浴的套餐,每個月的單量在60單左右;但單純上門助浴,每個月就只有兩三單。“主要是觀念不同。一些人覺得就是洗個澡,還花這么多錢。”成都頤家健康護理有限公司運營負責人嚴頻說。“還有些人覺得,不需要洗澡,平時擦一擦就好了,忽略了臥床老人的感受和舒適度。”

      “一般是子女或孫輩購買產品。”雷亮告訴記者,兩個月前他們接到來自西安的訂單,購買者的父親住在成都,因為中風長期臥床,只有年邁的母親照顧。

      雷亮告訴記者,他們上門后,發現老人的老伴非常抵觸助浴這件事。“她覺得只是洗個澡,我們沖一下就把錢賺了。洗澡的過程中也一直在旁邊提意見。”患者是北方人,以前有搓澡的習慣,“她覺得我們洗得太輕了,還過來自己上手給丈夫搓,把丈夫的皮膚搓得特別紅。”

      “其實這就是為什么病患需要專業的護士和助浴師,因為助浴師會從專業的角度評估老人的身體狀況。比如這位老人是一名糖尿病患者,搓澡極易導致皮膚破損,引發感染?衫先瞬欢,就覺得沒搓澡,不干凈。”

      直到洗完澡,為老人擦好潤膚露和爽身粉,老伴還是不太滿意。“但過了段時間,她女兒直接打電話來咨詢辦卡的事。”雷亮笑著說,“現在我們已經去服務了四次了,老人的老伴從第一次要在旁邊指導、干預,第二次全程觀摩,到后面就直接在旁邊看電視,她已經完全適應這項服務了。”

      嚴頻稱,“還有的阻力來自老人本身,他們會覺得,你連洗個澡都不愿意給父母洗,你是嫌棄媽老漢兒好臟?”

      “還有些人把這件事歸為家政領域,覺得保姆也可以做。但專業的照護和洗澡,是需要持證上崗的,會為老人進行壓瘡處理、四肢僵化等情況的護理,為老人做功能維護,監測老人的生命體征。這種專業的照護內容是家庭或家政替代不了的。”

      除了清潔身體

      還得維護老人的體面和尊嚴

      不能表現出異樣,是助浴師共同的認知。“有異味,皮膚有破損,甚至瘡里有蛆,都要面不改色。”雷亮說,“要維護老人的體面與尊嚴。”

      還有一些高級知識分子,子女為其購買助浴服務,“老人會有一種脫光了‘任人魚肉’的感覺,會有些抵觸”。雷亮說,針對這種情況,助浴師會先為老人按摩,慢慢讓老人放下戒備,“洗的時候也會用浴巾遮蓋身體,讓老人感覺不那么赤裸。”

      同性助浴師也是解決尷尬的方式。嚴頻告訴記者,根據從業經驗,一般女性老人會排斥男性助浴師,但男性老人不太會排斥女性助浴師,“所以公司助浴師以女性居多”。

      居家照護、上門助浴,除了注意身體的清潔舒適,還會注重對老人心靈的照護。

      上個月,季小榕接觸到一名年輕時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老人。“以前他走在外面,總有人打招呼。老了以后,打招呼的人沒了,叱咤風云的感覺沒了,心理落差很大,脾氣變得非常古怪,也不和老伴交流,經常在家里發脾氣。”

      這樣的老人其實不少。遇到這種情況,季小榕都會特別注重疏解他們內心的苦悶。“要去了解他的生平,聽他講當年的故事。這些事他其實很想和別人分享,這時有人去傾聽,就能夠讓他舒緩情緒。”季小榕還會恰當地對老人進行開導,教他們去開拓新的身份尋找新的樂趣,從而讓老人接受現狀,最后看開。

      燕虎則分享起一名退伍老人的故事。“他是一位失智老人,因病導致下肢蜷縮。他記不清人和事,就記得紅歌,特別愛唱紅歌。”那個下午,老人為燕虎唱了一下午的紅歌,“你給他鼓掌,給他豎大拇指,他就會很高興,像個小孩子一樣,唱得更洪亮了”。

      “照顧老人就像照顧小孩子一樣。你要順著他、夸獎他、尊重他,他就會愿意親近你,接受你的護理。”燕虎說。



    【相關閱讀】
    久久AV无码专区亚洲AV桃花岛
  • <menu id="aq8y4"><tt id="aq8y4"></tt></menu><menu id="aq8y4"><tt id="aq8y4"></tt></menu>
  • <menu id="aq8y4"><menu id="aq8y4"></menu></menu>
  • <nav id="aq8y4"></nav>
  • <nav id="aq8y4"></nav>